奇书网 > 崇祯:十八路反军有我一支 > 第三章 必须经历

第三章 必须经历

最新网址:www.qishuta.la

    第三章必须经历

    四年了,从没有人见过朱由检如此之生气。

    “孙元化!孙元化!”

    朱由检的手都在抖动,他在努力的克制自己,也在说服自己不要说出来更过分的语言。也不要破坏自己制定好的规则和布局。

    “天启六年,你忘记你带着名画去找人批复购买弗朗机炮的时候了吗?!那时候你也是这么看待事情的?”

    然后,他不等到孙元化回话,而是直接将身边的一支毛笔扔给了韩鑛。

    “现在给朕写。”

    飞过去的毛笔上的墨汁溅了韩鑛一身。

    “从大沽口到京师的火车和铁路由皇室建设,自此之后朝廷不得插手,所有投资均有皇室支应,所有收益也尽归皇家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!”

    孙元化心想这不是半年了根据大明的实际情况调整沟通么?他不知道的是今日早上发生了什么事情。孙承宗、韩鑛的迂腐守旧其实才积累起来了朱由检的怒火,他的建议不过是皇帝陛下爆发的导火索罢了。

    “王承恩,国相写完了你盯着用印,朕就不在这里等着了。”朱由检直接抬腿就走,根本就没有留下韩鑛他们解释的余地,李若兰紧紧地跟在朱由检的后面,手里面握着刀把子。

    韩鑛举起毛笔,感觉到平日里面随心所欲的毛笔今日比什么都要重。他觉得皇帝陛下在今年年初之后,就已经开始走向弯路了,所以才有了今天谏言这一幕。陛下也不是一个听不进去劝的人啊,今天这是怎么了?再说了,自己这也是为你们朱家天下着想么。要不然,大家就紧着性子来,看看最后谁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国相请了,写完了咱家还要拿回去复命呢。”

    让他感觉更加架不住的是平日里面老实温顺的王承恩,今日也摆出一副刻薄寡恩的样子。

    朱由检并没有回到新弹子房,而是气呼呼的找到了皇后的住所。

    皇后这里的人很多,大家都围绕在后殿中坐着聊天。也也没有人通报,皇帝一个人在两个小太监的陪伴下,阴着脸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呼啦啦,一群人赶紧站起来,各式各样的请安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陛下,试试。”

    皇后正在缝制这一个外面装饰用的腰带,拿过来在朱由检的腰间比划着。

    朱由检也就顺势站着不动,却看见了桌子边的孙幼蘩和莫景慧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今日衙门都不不当值么。”

    通常白日里,朱由检是很少过来的,这一次却是很突兀。

    周皇后一边比划,一边说道:

    “臣妾专门请过来的,明兰这不是已经五个月了么,这几日里面心跳的厉害,所以臣妾请她们过来给看看。她们也无事今日。”

    朱由检转头就看见了胖成一个球的明兰,没有好气的说道:

    “这还用请医生看,皇后你把她的小厨房给停了,朕保证药到病除。”

    说罢,看着皇后已经将荷包从自己的腰边拿开,就直接坐到了长榻之上,直接斜靠着。皇后这才发现从来不掉脸子的朱由检今天垮着一张脸。

    她转头一看,平日里面在皇帝身边形影不离的王承恩也是影子都看不见。她使了一个眼色给身边的侍女,示意他将小王子抱过来。

    这才坐到了朱由检的身边,柔声的说道:

    “陛下,今日可是遇到了什么不顺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朱由检长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狗肚子就没有几两油水,这才到什么程度啊,就觉得这就叫大明中兴了。也不放开眼睛四处去看看,看看人家都在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激昂,又从卧榻上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就这点小心思,总是当朕是个傻子看不出来?人家都是只争朝夕,咱们倒是好,还生怕自己跑的快了。稍微有点进步,就大方的准备坐在来等等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去。”

    朱由检对着小太监说道:

    “去吧陈子龙、四海的掌柜、还有赛马彩票掌柜都给朕叫过来。还以为撂挑子就能难住朕了。这是朕给你们脸了?一点点的小心思朕还不清楚,无非就是别的地方花超了么。花超了就花超了,有什么的,大大方方地说出来不就结了?为什么非要朕的铁路来给你补这个窟窿。”

    说着,朱由检恨恨地拍了一下长榻的茶几,将上面的花瓶茶壶震的哗啦直响。

    “这你就要让你们看看,朕的铁路是个什么样子。到时候,可别说朕没有提前给你机会。”

    看到了皇帝开始如此愤怒的说着正事,莫景慧和孙幼蘩就施礼准备告辞。结果莫景慧却被朱由检给叫住了。

    “一会儿你出去看见李若链,告诉他朕三日……今日吧。今天朕就启程去福州,让锦衣卫早做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~~”

    周皇后倒是高兴了,别人都可以跑动跑西的,只有她一直就在宫中,从来也没有出去过。

    “信王……”

    也顾不上有外人在,她直接就抓住了朱由检的手,摇晃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去,咱们都走。这一次皇后也走,朕把这个摊子留下来给他们。”

    朱由检也有点赌气。

    他指了指莫景慧说道:

    “你负责皇后的安全,这次也一同去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,又给孙幼蘩说:

    “别说你了,就是朕也烦你家那个老子,这次去福州你也走。”

    “朕这里有任务给你们,莫景慧,你现在去锦衣卫,赶紧给朕把能人组织起来,该联络的卫所尽快联络,今天晚上就把第一批人给派出去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他有看见了王承恩也进来了,就问道:

    “那老头把朕要的东西签了么?”

    “回陛下,已经签了,老奴看着他签的字用的印。陛下,几位大人在外面等着您召见。”

    “见什么见,不见!让他们散了,就说朕气死了。”气愤的朱由检没有一句好听的。

    “陛下!”周皇后上来就捂嘴。朱由检一通发泄自己也就气顺了。

    说的也对,在这些老头子的管理下,大明最多就是走得慢一点而已,其实说起来也真不是个什么大事。接着这次机会,这正不是自己下江南最好的时机么。更何况,自己还白白的让他们把一条日进斗金的铁路送给了自己,以后少不了羞辱他们的机会,似乎看起来好像没有什么大问题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朱由检也不觉得烦闷了,而是更兴致勃勃地开始安排自己的出行。

    别人不明所以,怎么就看着皇帝的神情又活泛起来了?

    “大伴,朕三日之后去福州,这次皇后也走,宫中留下懿安皇后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老奴明白。”

    别人还会问一下,王承恩无所谓,自己家主子说什么就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锦衣卫那边就莫景慧了,你没有来的时候朕正在安顿她准备锦衣卫的事情。皇后要去,路上的医生少不了,孙幼蘩跟着一起好了。你不是也是学院的老学生么,现在就去学院,拿朕的手谕,将准备实习的学院学生整理一个千人队,顺便去工厂把车、马、武器准备齐全了。”

    “臣领旨。”

    孙幼蘩是正儿八经的医官,所以回话也按照官员的规矩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三个大概什么时间能好?”朱由检一想到走了,就一刻也不想着再待下去。

    “臣这里今日半夜就能好。”孙幼蘩那边都是现成的,所以回答的比较爽快。

    “我这里今日也就好了。”莫景慧没有多少经验,而且还挺震惊的,怎么今天陪着师姐进个宫,还领了这么一个差事。

    朱由检回头看了看王承恩。

    “陛下,奴才这边最多也就半天时间。”王承恩今天一直跟着皇帝,他知道朱由检现在的心思。所以即使有点困难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“对对、也就半天时间。臣妾带上一些日用的东西和四个身边的宫女就好。”周皇后害怕的是皇帝改变主意。

    “王承恩,你去跟学院的夜不收说一下,看看董朝莆有没有时间和朕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夏允彝朕不是留下京师了么?还有前几日洪承畴从陕西给朕送回来的半大小子,现在在五娘那里,你都去给朕叫上。通知他们,今日子时,咱们出发。”

    一瞬间,朱由检想到的是自己到了福州一路上的安排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直接通知孙督师,就说朕今天晚上去工厂看兵器生产,让他在城外工厂等朕。”后来想了想,又说道:

    “国相那边叫上温体仁吧,总要是有个联络人么。”

    “老奴知道了,老奴这就去安排。”

    遇见了这么一个皇帝,王承恩也是没有办法,谁家皇上出行半天就能准备好呢。

    “不要仪仗,不要排场,明白了么。”

    他们在大殿里面说这话,陈子龙却和四海掌柜庄伯义来到了大殿门口。一脸惊讶的看着门口国相、督师和好几位尚书都候在外面。

    这是个什么情况?以前从没有见过皇帝让这么多的重臣站规矩啊。在陈子龙的印象中,即使自己说的事情和大臣不相干,但是每一次皇帝陛下都是让大臣坐在旁边喝茶。不知道今日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没有办法,都是自己的顶头上司,他赶紧拉着四海的掌柜挨个参见。

    然后,这才对门外的小太监说道:

    “公公,请通传,陈子龙、四海掌柜庄伯义觐见。”

    小公公也是认识他的,赶紧说道:

    “陛下说了,陈大人来了不用等,直接进去就好了。”

最新网址:www.qishuta.la

新书推荐: 傅水难收 朱元璋穿越崇祯 仗剑破天门 渣了良家男后他成了腹黑权臣 下堂妇 我们的时代:至死不渝 风起明末 毒蝎丞相的养成系娇妻 怨种继母不想努力了 穿书成了王爷的旺夫锦鲤小娇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