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书网 > 飨食人间香火,我这竟是阴间 > 第六十五章 阴符妖轮

第六十五章 阴符妖轮

最新网址:www.qishuta.la

    夜暗方显万颗星,灯明始见一缕尘。

    飨祭道炉内。

    莫川凭香火虚空而立,俯瞰大如城邑宫阙,目之所及,朱甍碧瓦,楼台相望,端是楼阁参差美轮奂,神仙隐显知有无。

    “简直不可思议!”

    鸟瞰之下,莫川唏嘘不已。

    他不仅感慨这宫阙之神奇,更震惊飨祭道炉之海量。

    这次若不是承蒙地脉眷顾,借地脉之气,将此宫阙吞入飨祭道炉,他对道炉的认知,恐怕还一直仅限于存放杂物。

    “小可隐介藏形,大可吞吐城郭,飨祭道炉的秘密远超我的想象啊!算来算去,此道炉才是我真正的仙缘所在!”

    莫川略一唏嘘,便将注意力落在这紫殿金阙上。

    以他目光看去,这座偌大宫阙空无一人,在黑暗侵蚀之下,宛如一座死城鬼蜮。

    “究竟是什么人会在太极晕中,埋下一座宫阙?”

    “留着死了享用?”

    莫川摇了摇头,将最荒谬答案排除出去:

    “既然选在太极晕,多半是要借地脉之气。福泽子孙是一,其二便是修炼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看来,这座宫阙主人,极有可能是准备借地脉之气,闭关修炼。以大神通埋下一座宫阙,一来防止坏了太极晕,二来也算苦修之时,安身庇护之所。”

    莫川思绪流转间,隐隐猜到了真相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原主人死了没?按理来说,应该是死了,毕竟若是未死,如此人物岂容一介武夫,在自家洞府之上,扦穴设冢?”

    “再者,陆封北造化应该来自这里,此等人物若是没死,还有陆封北的事儿?”

    “不过,凡事皆有例外,我的猜测也不一定是真相,万事还是小心为妙。”

    思罢,莫川小心落入宫阙,提起十二分警惕,认真探查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彻查,便是大半天时间。

    他将宫阙里里外外,边边角角,全部仔仔细细搜了一遍。

    甚至连一口古井,都跳下去探查一番,就差刨砖掀瓦了。

    结果除了坐落于宫阙后方的养神殿,有些许生活痕迹外,其他宫室皆空荡荡一片,可谓徒有其表。

    至于养神殿的生活痕迹,则主要集中在书房。

    尤其是案几上。

    略显杂乱的纸张书籍,以及尚且湿润的笔墨,皆表明原主人离开时,并未想到会有外人闯入。

    一切未做遮掩。

    莫川略一翻看,发现都是一些道法研究笔记。

    内容十分驳杂混乱,东一句,西一行,不成逻辑,不成体系。

    仿佛是灵感突发时,仓促记下,防止遗忘。

    然而这可苦了莫川。

    他来这就是寻宝的。

    结果搜寻了大半天,除了一堆稿纸,啥也没发现,这算什么?

    “不对!看笔迹内容,对道法理解颇为稚嫩,应该不是这座宫阙的原主人,看起来应该是陆封北无疑了!他肯定是获得了什么传承,只是缺乏前人释义,学习起来才会如此吃力,不得不下苦功夫参悟。”

    莫川一番仔细翻阅,立即察觉到其中微妙之处。

    说起来,他能快速入道,与扶鸾观、云极观讲经授法脱不开关系。

    事实上,如果真丢给他一本道经,让他自行参悟,以他的文学功底,以及一片空白的道学认知,给他三五年时间,也不一定能入门。

    知识终究是有门槛的。

    想要拥有自学能力,最起码得拥有最基本的知识素养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这座宫阙传承又在哪里?不会又是口口相传吧?”

    思虑至此,莫川心中微沉——他还真怕又是什么少年误入洞天福地,得老怪传经授道的狗血桥段。

    思绪至此,他不死心的坐在椅子上,仔细翻阅起桌上笔记,试图在寻章摘句间,搜寻更多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又是一番蹙眉翻阅之后,莫川深深吐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却是毫无所获。

    静极思动间,他起身离开,准备再细细搜查一下养神殿。

    不想,在起身之时,他余光倏然瞥见,压在草纸上的纸镇。

    纸镇?

    莫川伸手取过,此物呈玉制,说是纸镇,实则玉板,薄薄一片,温润可爱。

    随手把玩间,但见玉板背后,阴刻“太上符命”小篆。

    “玉笏?”

    马马虎虎也算是正儿八经道门出身的莫川,一眼便认出此乃玉笏,又名:圭简。

    乃是道士“上表三清,礼拜天尊”之用。

    说通俗点,类似于朝板。

    大臣们将要上奏之事,撰写于朝板之上,防止上朝遗忘,盖其藏拙矣!

    道门大同小异。

    “不对劲,在道门此乃礼器,岂能随意放在桌上作为纸镇?”

    “还是说陆封北对道门认知,已经粗鄙到了这个地步?”

    莫川心中一动,一缕元炁注入其中。

    霎时,一段玄之又玄的信息,循着元炁通道,涌入他的脑海。

    莫川登时浑身一僵。

    天可怜见,他苦寻而不得的仙家传承,竟然记录在这枚玉笏之中?!

    他呆呆的坐在椅子上,既震撼于玉笏中的传承,又感慨于自己的见识浅薄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灵光乍现,说不得他便与仙家传承失之交臂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刘姥姥进大观园——洋相百出!”

    许久,莫川长长吐了一口气,自嘲道。

    诸多谜团在这一刻迎刃而解。

    原来,此宫阙之主,乃是天妖道人,道统名为:阴符妖轮。行的赫然是人道妖途!

    此道以开人体脉轮为主,每开一轮,可填一头异兽精怪,每填一头,即可得此獠血脉之力。

    七轮全开,得享大道。

    看玉笏记载,天妖道人也仅开四轮,便突遭横祸,肉身被毁,魂残魄伤。

    他仗着填入额轮的冉遗之鱼,侥幸走了阴神,逃之夭夭。

    但一身道行近乎被毁。

    加上所修乃是人道,根基俱在肉身,无奈之下,只能寻求死而复生之术。

    阴差阳错间,将目标定在地生胎上。

    奈何他寻遍天下地脉,也未寻到地生胎,加上残魂已经不足以支撑他再周游天下,不得不在此结庐,以秘法封印魂体,等待地生胎孕育。

    其后,天妖道人两次苏醒,查看太极晕。

    奈何天不祚尔,皆无地生胎诞生。

    再其后……玉笏便没了记载。

    联想到莫川现在所占据的地生胎肉身,天妖道人的结局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玉笏中除了阴符妖轮传承外,还记载一术一功法。

    术为地煞七十二术之一的喷化之术!

    【喷化】

    ——人有谶言,喷其物可使其变化。

    即,通过人之谶言,喷出一口寿元,使物体发生改变。

    物体改变程度,受限于喷出的寿元。

    即,理论上可以喷石成金,但这种令物质发生本质改变的代价,将会极其恐怖。

    这或许是喷化之术,位列地煞而非天罡的根本原因。

    至于功法,正是陆封北诱惑莫川的鬼修功法《黄箓大斋》。

最新网址:www.qishuta.la

新书推荐: 学好数理化,走遍仙界都不怕! 重生后我与鬼神手刃白月光 无间仙谭 仙蜗 我能进入众生前世 掌御天劫 异兽修仙:开局成为不灭狂雷 越狱之我是任我行 神诡:从加点开始到地表最强 我的师妹是剑仙